海寧日報電子報訂報熱線 87235130
全國各地600多人被騙,案值1400餘萬元,這案子海寧法院剛判
2020年10月17日 17:38:40 海寧日報

全國各地600多人被騙,案值1400餘萬元,這案子海寧法院剛判

大潮APP
2020年10月17日 閲讀數:
+關注

一塊玉璽估值360萬、一枚“袁大頭”銀元估值80萬……海寧的孫大爺以為,自己的藏品終於找到了滿意的出手平台。然而幾個月過去,孫大爺的藏品不僅一件都沒賣出去,還按對方要求先後支付了“鑑定費”、“服務費”等各類費用七萬多元。

▲ 宣判現場

今天,這起藏品拍賣詐騙案宣判了!海寧法院一審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付某勝等26人有期徒刑3年至12年不等,並處罰金1萬5千元至50萬元不等。

一件藏品價值“百萬”

2018年8月,孫大爺想出手自己的一件藏品“連連有魚”,於是在網上搜索找到了一個名為“珠海中福國際藝術品展覽有限公司”的網站並留下了聯繫方式。不久,孫大爺就接到了工作人員張某的電話。互加微信後,孫大爺把“連連有魚”的照片發了過去。“您的藏品價值約240萬元,我們中福公司可以幫您拿到新加坡進行拍賣。”張某的回覆讓孫大爺喜上眉梢,這可比自己的心理價位高多了!因腿腳不便,孫大爺就將“連連有魚”快遞了過去。

▲ 珠海中福國際藝術品展覽有限公司官網

收到快遞後,孫大爺又收到了來自市場部陳某的電話,得知自己的“連連有魚”在市場上十分搶手並且有很高的關注度,孫大爺隨即和張某簽訂了拍賣合同,並通過微信支付了2萬2千元的服務費。

半個月後,孫大爺又收到了張某發來的一張玉璽圖片,稱這是中福公司剛剛拍賣成功的藏品。這讓孫大爺腦海中靈光一現,想起自己手上也有一件“毛澤東寶璽”,又動了心的孫大爺隨即向張某瞭解起了市場上的玉璽拍賣情況。

▲ 涉案部分藏品

張某的回覆果然沒讓孫大爺失望,聽到“市場上玉璽類藏品少,但買家需求量大,市場價位很客觀”時,孫大爺又通過快遞將“毛澤東寶璽”寄了出去。經過鑑定,這塊“毛澤東寶璽”價值360萬元人民幣,可以拿到台灣進行拍賣。於是孫大爺又與張某簽訂了合同,並支付了2萬元的服務費。

收取上萬元服務費後消失

兩次接觸下來都讓孫大爺感覺中福公司不錯,所以當在朋友圈看到張某徵集“袁大頭”簽字版銀元的動態時,孫大爺又把自己手頭的“袁大頭”銀元拍照發了過去準備再次出手。得到張某的肯定後,腿腳好轉的孫大爺買了機票,按張某提供的地址親自“送貨上門”到珠海。通過鑑定師丁某的現場鑑定,孫大爺的銀元價值16萬新幣(約人民幣80萬元)。隨後,張某和市場部的陳某又將孫大爺帶到了洽談室,雙方第三次簽訂合同後,孫大爺又支付了1萬5千元的服務費。

▲ 珠海中福國際藝術品展覽有限公司

這時陳某告訴孫大爺,之前的“連連有魚”熱度很高,屬於精品中的精品,想讓孫大爺做一個整版投入,但需額外收取兩萬元。看過了現場的孫大爺絲毫沒有產生懷疑,當場就支付了這筆錢。

將藏品交給中福公司後,孫大爺滿心期待地回了家。然而兩個月過去,孫大爺不僅沒有等到自己藏品賣出的消息,張某和陳某都聯繫不上了,意識到受騙的孫大爺趕緊到派出所報了警。經公安機關調查,一個自導自演的“藏品拍賣”騙局終於被揭開。

▲ 涉案部分藏品

拍賣背後的騙局

經海寧法院審理查明,2018年3月和10月,被告人付某勝分別成立了珠海中福國際藝術品展覽有限公司和珠海古成文化展覽有限公司,並邀約被告人付某雄、李某景等人入股。兩家公司的組織架構與經營模式相同,設立了市場徵集部、信產部、交易中心、財務部等部門,在被告人付某勝的組織、領導下,業務部業務員用電話或微信聯繫像孫大爺這樣有意出手藏品的受害人,謊稱公司與國際知名拍賣公司合作,通過偽造市場成交率、市場調研報告等方式,誘騙被害人將藏品帶到公司,由丁某等人充當鑑定師誇大藏品的真偽價值,再由業務部人員以藏品能以高價出售為由繼續誘導,騙取他人與中福、古成公司簽訂合同,以收取服務費的名義騙取錢財,通過舉辦虛假拍賣會等手段繼續行騙。孫大爺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至2018年12月20日被查時,這兩家公司已騙取全國各地600餘名被害人錢款共計1400餘萬元。

▲ 宣判現場

法院審理後認為,付某勝等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採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手段騙取他人財物,均屬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詐騙罪,遂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來源:海寧法院

精彩評論
登錄一下
猜你喜歡

海寧新聞媒介

大潮APP

海寧發佈

海寧日報

大潮網